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曾经撑起上海小区半边天的“妈妈天团”想“卸任”了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8-04  浏览次数:

  摘要:3月中旬网格化封控开始,2个多月来,从物资紧缺到物资逐渐丰富,小区里“团长”的任务在不断变化着:牛奶、蔬菜、蛋、蛋糕、咖啡、火锅……

  “希望下周可以卸任了。”5月22日,上海市静安区龙潭小区的团长李静(化名)在自己的牛奶群里打下了这句话。

  随着上海逐步进入有序复工复商复产,开门迎客的便利店、超市越来越多,小区门口送抵的快递和外卖层层叠叠,马路上偶尔驶过的公交车和半空中风驰电掣而过的轻轨3号线,让人隐约摸到城市逐渐流动的“血脉”。

  3月中旬网格化封控开始,2个多月来,从物资紧缺到物资逐渐丰富,小区里“团长”的任务在不断变化着:牛奶、蔬菜、蛋、蛋糕、咖啡、火锅

  这些团长大多是“妈妈”,起初做团长最本能的目的,是让家里老人、孩子的生活不受疫情影响,集合大家的力量买到基本生活物资,此后随着“团员”增多,市场逐步复苏,她们承担起越来越多的“责任”让小区居民的生活水准尽可能恢复到疫情前,而这需要更好的货源、更低的价格和更多的配送量。

  疫情过后,如果我们回望这段时光,请不要忘记她们上海的“妈妈天团”。

  “明天开始不花钱!”5月21日晚,看着群里的团员们开始纷纷立下“flag”,李静知道,自己“卸任”的时刻或许要到了。

  李静是一名“牛奶团长”,第一团启动于4月8日,预期的解封并未到来,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,她开始有点急了。

  鲜奶是家里最不可缺的生活物资,原本订购到家的光明牛奶,因为小区被封控,显然也无法正常投送,怎么办?4月5日起,李静便不停刷着光明随心订App,她希望从这里的配送日期里看到解封的希望。

  尽管个人配送始终没有恢复,但4月8日早上,李静发现,光明开始为社区团购配送牛奶,尽管品种只有优倍和致优,200盒起订,但至少,家里孩子和老人的鲜奶有了。

  4月8日至今,李静的“牛奶团”铁打不动,每周开团一次,周一付款,周二下单,周三到货、配送,李静对小区越来越熟悉,从一开始手动需画一张路线图,到熟门熟路的上门。在这个小区住了10几年,李静第一次知道,原来2号竟然和6号、14号挨着,3号之外,竟然还有3号甲乙丙。

  有一次,李静送奶时,一位团员的邻居正好看到,惊讶地说:“竟然有鲜奶?”团员略带得意地说,“我们一直有。”那一刻,李静心里也有些许的自豪,不过再一次开团时,她对团员说,“请顺便问问同楼的邻居,是不是也有人想一起订。”

  进入5月,李静明显感觉到,小区里的团长多起来了,可以团的商品开始五花八门。最初,蔬菜、肉、蛋、奶是刚需;现在,人们渴望喝咖啡、吃蛋糕、涮火锅。隔壁团长的“红宝石团”,刚开1个小时,100份便卖光了,创下小区史上最快成团记录。

  李静也不再只是“牛奶团长”。老同学知道她做团长,财神开奖,特意找来平价猪肋排和牛排厂商;一位“老团员”自己找了货源和送货司机,甚至预付了货款,只为让她做团长,让小区居民吃上比平时电商平台价格还便宜的鸡翅;小区里的几位邻居,现在是固定的志愿者团队,有的人白天工作,凌晨两点还在做统计表格,有的人哪怕自己没有参团,也要出来为团长送货

  尽管团的品类多了,李静却觉得,比自己刚开始时单打独斗轻松多了。曾经单纯的团购群,如今已经是“炫技群”。每次有新的团购商品到,晚上便是大型“厨艺展示现场”,在家里“憋”了近两个月后,人人练成了“小红书优秀博主”。

  5月17日,上海宣布全市16个区均实现社会面清零,5月22日,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,到5月底前,将不断缩小封控区和管控区范围。

  李静觉得,自己可以准备“卸任”了。家里的冰箱已经塞满,曾经的物资紧缺,让上海家庭有了一种天然的“囤货”紧迫感,但扑扑满的冰箱也暗示着:一切都在恢复,东西越来越好买了。

  冥冥中,小区的团长们似乎同时感受到告别即将来临。5月22日晚上,李静看到小区里的隔壁团长写道:“希望告别团购,等待解封,一个美好的愿望。”一位团员在下面说,“你还没有让我团上butterful(黄油),不能告(别)啊!”

  李静知道,疫情结束后,这些群都不会消失,只是它们可能不再是“牛奶群”“肉肉群”“蛋糕群”“水果群”,而是龙潭小区之“一起去爬山群”“说走就走群”“夜半聊天群”

  在浦东世纪大道附近的香榭丽花园,妥妈(化名)是大多数业主都熟悉的一个人,水果、蔬菜、熟食、面包缺啥吃的,就去妥妈的接龙群,没错。

  3月24日,小区进入区块封控期,妥妈为大家找来了各种资源,Kumo网红芝士蛋糕、小龙虾等不仅为邻居们带来满满口福,也是足不出户日子里的点点惊喜。

  Kumo网红芝士蛋糕很火的那阵,妥妈就在群里开团印有“上海加油”的蛋糕。

  这次团购做得并不容易。“此前,一个朋友发给我一张印有上海加油的蛋糕照片,我瞬间就被打动,感觉非常正能量,”妥妈很快通过朋友联系到Kumo,可一开始Kumo并不愿做团购,觉得送货路比较远,而且数量不多,不划算。

  经过多次沟通,Kumo终于同意可以开团,但同时也提出了“苛刻”的要求:80份起购、每个小区有一个团长,送货要由团长和志愿者去分发等。

  尽管提出诸多条件,但毕竟事情出现了转机,妥妈立即行动起来,制定了详细的购买名单,寻找每个小区的对接人,种种细节都需要妥妈协调。终于,有110人购买了这个网红蛋糕,几天之后,蛋糕送到了小区门口,并由志愿者送到了业主手里,没有一份遗漏。看着印有“上海加油”的蛋糕,妥妈觉得:“这是物质上的支持,也是精神上的支持。”

  实际上,这些团购都是妥妈利用业余时间做的,45岁的她在一家金融机构工作,“我手头有点资源,最初做这个是想为客户找些福利,让他们买到品质好的东西。没想到做出了知名度,现在和一些比较大的团长、商家都有固定合作”。

  疫情猛烈扑来,餐饮业是受到重创的行业之一,他们也在寻找求生的渠道。“一家比较知名的小龙虾店找到我,希望我能够开团,没想到开团之后非常受欢迎,一下子就团购了60多份,很多没赶上的业主强烈要求复购。”微信群里,业主们晒出一张张照片,让妥妈非常感动。

  不过,面对全域静止的上海,妥妈也曾遇到过很多无奈,有时因为配送等问题不得不中止。

  三月底,妥妈开了一个品牌餐饮的熟菜团,自己先买了20份,后来发现有这种需求的业主很多,又增加了20份,垫付了1万元左右。可临到要发货的时候,仓库和配送员突然被封控,预计要一周后才能发货。除了等待,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让妥妈感动的是,99%参加团购的邻居都愿意等候,而且有的邻居还想把钱先付给妥妈,但妥妈没有收,“等收到货了再收也不迟。”

  妥妈所住的楼还被封控过,在不能出楼的情况下保证每个团购的居民都能收到货,比以前更加困难。找志愿者、找其他没被封控的居民不管怎么样,这些问题总能解决。

  “疫情期间,业主们会碰到各种问题,我希望我带来的这些东西能让大家能稍微愉快地度过这个时期。”这是妥妈一个朴素而真诚的心愿。

  “小区里太嗨了,披萨团、小龙虾团、乐乐茶团因为疫情而不能出去吃吃喝喝的郁闷消散了一半,小区里的牛人真是多。”直到现在,回忆起浦东封控前的那个周末,家住浦东张江的洛贝(化名)依然记忆犹新,从业主微信群里不断跳出的各种接龙,让她挑花了眼,甚至拔草了一些此前不想排队买的网红店。

  “有人想吃鲍师傅吗”,3月26日下午,洛贝所在的业主群突然有人嚷了一句,没想到一呼百应,原来那么多“吃货”业主都在期待解馋。一时间,业主们打开大众点评看菜单点单,海苔小贝、原味奶贝、提子酥一个多小时,三四十个业主在群里接龙,可是取货又成了问题。不过,这难不倒机智的业主,一位业主叫了跑腿服务,从鲍师傅淮海中路店送到张江。“一个跑腿小哥拿不下这些单量,叫了两个小哥。”夜幕降临的时候,糕点送到了小区,堆放在接龙发起人的家里。

  “他家的桌上、茶几上堆满了鲍师傅,散发的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。”找东西、支付、平摊跑腿费,对于封了两周的洛贝来说是件幸福的事。

  她没想到是,接下去比此次更有组织的团购等着他。第二天,群里的接龙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业主们似乎有用不完的资源,有的业主和门店老板联系发起团购,有的业主通过熟悉的门店销售人员在群里开团,为了吃,大家都拼了。

  对于正处于艰难时刻的商家来说,这样的大单不啻为一桩好生意,“我们社区分成6个街区,一家奶茶店为每个街区制作了6个接龙小程序,不同街区的业主在不同的小程序中接龙,方便商家配送。”洛贝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。很快,小区门口的货架上摆满了奶茶。“一口下去值了,太治愈”,业主在群里晒出自己的茶。

  最让洛贝得意的是,就在浦东封控的前一个晚上,她成功参团了一个小龙虾团。“六个街区一共只有20份小龙虾,我接龙比较快,抢到了一份,三斤小龙虾240元,和平常价格差不多,还是值得的。”洛贝说,老板从十几公里外开了一辆SUV过来,20份小龙虾装满了后备箱,一打开后备箱,香味扑面而来。小龙虾、螺丝、凉粉那晚,洛贝家的餐桌上摆满了团购而来的食物。

  现在,水果、蔬菜、肉类等常规团购已不在话下,洛贝是小区里的志愿者,她经常会为居民送团购的披萨、牛排等。一次不经意的机会,洛贝自己当上了火锅团的团长。

  “4月下旬,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南门涮肉的工作人员发了团购套餐,突然冒出为大家团一次火锅的念头。”洛贝说,她马上和工作人员联系了解起送条件、付款方式等细节,并在业主群里询问大家的意愿。接龙的业主很快就达到了起送份数,这就成功了一半,建群、和南门涮肉沟通要证件、收款洛贝忙得不亦乐乎,好在第一次当团长很顺利,无论是商家还是小区居民都很配合,第三天,团购的20多份火锅套餐送到了小区门口。分发到参团邻居楼下后,没过多久,洛贝便在朋友圈看到很多参团邻居晒出了火锅照片。

  “反响很好,有其他街区的居民知道我这里发起了火锅团之后,特意来问我要商家的联系方式,准备在自己小区里也发起团购。”就在半个多月后,商家对套餐进行了升级,洛贝再次发起团购,她戏称自己是“火锅团长”。

  “在这段特殊的时期,作为一个市民,既要积极响应防疫要求,也要用美食来慰藉被困的灵魂,也希望能早日驱散疫情的阴霾。”在封控的日子里,洛贝和邻居们沉浸在各种团购中,等待着解封的那一天。